麻豆传媒视频购买

凌霄宗开宗百万载以来,宗门弟子多如瀚海之沙,不可胜数。

哪怕身为地仙境的大佬,挟种种神通在身,也不可能对古往今来那么多宗门弟子的情况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也完没有必要。

没有哪个大佬会记这么多的垃圾信息。

他们更擅长做的,是清理垃圾,而不是收藏垃圾。

以殿中三位大佬来说,由于职责的关系,他们多半是宗门中对弟子情况了解最多的,不管是当前的弟子,还是前代古代的那些弟子。

但这种了解,更多地是偏向于一种“代表性”的了解。

历代执掌过宗主、副宗主等位置的祖师、前辈,其基本情况,他们肯定是了解的。

历代虽未执掌宗门显赫位置,但在宗门发展过程中,发挥过重大作用,又或在宗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那些前辈,他们肯定也是了解的。

历代那些天赋惊才绝艳而又在修行过程中具有一定代表性的那些前辈,他们同样也是了解的。

总的来说就是有三种人,会被着重了解。

〖材〗

天生禀赋惊人者。

娇艳惊人清新小美女海边唯美写真

〖才〗

在宗门传承中留下自己印记者。

〖位〗

在宗门发展过程中担当过重要职责者,或开天辟地,或回天转地,或把握阴阳,或继往开来,等等之辈。

……

这三者,都会被宗门的镇宗至宝也是传承至宝造化一元镜主动收录,以为后来者知,也为后来者鉴。

而其他人,则只能被作为修行数据来记录。

什么叫修行数据?

就比如晋入开窍境时,第一个打开的窍是肺心窍的那些古今弟子,都是些什么情况?

其最低修为如何,最高修为又如何?

其修行的法门情况又是如何?其间有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意外或情况?

如此等等。

那位大佬刚才通过心念对造化一元镜执行查询的,便是这样的东西。

所谓宗门资源,这便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核心中之核心。

九大仙宗之所以是九大仙宗,便因为俱都拥有着类似造化一元镜这般的无上至宝以**气运。

有这等无上至宝在,宗门传承便不会有问题,而宗门传承不会有问题,便代代都有贤主出,辈辈都有大才生,然后这些人又继续地承接、**、开拓宗门的气运、道途。

“怎么了?”

“什么情况?”

另外两位大佬都对这位的惊咦作出了反应。

“你们看看。”这位大佬说道。

水幕上,一行行字迹从下往上不断地飞速流动,一般人能看到的根本就只是一道流光,但这时,那流光停了下来。

水幕正中,显示的是一个人的生平。

元宝,凌霄宗第十七代弟子。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其晋入开窍境时,打开的便是肺心窍,而后:

诸窍不展,旨在五藏

在把五藏也就是五脏的窍数打开后,因为此人资质并不好所获传承可能也不太好的关系,已经是斑驳之年,也就是白发苍苍。

然后。

四神窍中,独钟舌窍

舌窍打开后,此人没有继续着力于其它的三神窍,大抵他的时间、寿数也不允许。

然后。

舌窍并五藏,自研内药之术,以寰宇草木,合阴阳之药,遂遍开百窍。

而后始入真一

浏览到这里的时候,三位大佬的视线牢牢集中在了接下来的一行描述上——

道基遂固,道体遂成

而待看到这话,三位大佬简直有点面面相觑起来,甚至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木,我凌霄宗有这样的一门传承?”执行查询的那位大佬问道。

“没有。”之前曾在高台传法的那位少年大佬摇摇头,其神情极为凝重,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也无法理解的情况。

“你确定?这门传承也许不是那么高妙,也许和其它种种平庸的法门混在一起……”

“我确定!”被称为老木的少年说着,然后用简直鄙视的眼神看着对面,“这样的法门,一旦看过,我怎么可能没有丝毫印象?老家伙,你是在侮辱自家还是在侮辱我?”

“这传承,大有问题。”殿中第三人,那安姓大佬说道,“还有关于这位前辈的记载,也大有问题!”

另外两人也早注意到这个问题。

道基遂固,道体遂成

道基?

道体?

在区区真一境就敢称什么道基和道体?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还有,不管怎么说,既然“道基遂固,道体遂成”,这人其后肯定是有一番成就的吧?

也不说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成就了,小成就总算有的吧?

而哪怕此人半途而殒,一样会在这里的描述上留下记载。

但是。

没有。

成就的记载没有,殒落的记载也没有。

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老九,这条记录,你以前没看过?”神态凝重地想了想之后,安姓大佬这般问道。

“你是不知道这记录到底有多少,怎么可能看个遍。”被称作老九的查询大佬说道,“这一条,我确实是今天第一次看到。”

第一次看到不稀奇。

没有人可以把造化一元镜中的记录看个遍。

不要说他们只是地仙境,就是天仙境,一样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但造化一元镜中的记录多归多,愣不丁地出现这样一条,就奇怪了,而最奇怪的却是宗门中没有这门传承!

凌霄宗又不像是天运宗那样的宗门,中途曾经发生过巨大变故。

凌霄宗是一直稳稳当当地传承下来的!

在这长达百万载的漫长岁月中,不曾有过任何晦暗到危及传承的变故!

是那位元宝前辈当年没把这门功法分享给宗门?

这倒是有可能,毕竟只是第十七代,以现在的角度来看,那完属于宗门开创期!其时,一些宗门规矩和制度还未设立又或还未完善,也都是确实存在的情况。

但是,三位大佬想了想,又觉得这种可能不是很大。

这门功法,且先不提它高妙与否,极有特色、极具代表性,却是肯定的。

这样的一门功法,造化一元镜中既然有大概的记载,那宗门怎么也不应该放过。

就算其存在一些问题不宜作为传承功法,也应该有个备录,供作参考。

而这一条其实同样也说不通,任何功法,就算有再多问题,只要其确实是一门比较有代表性的传承,这么多年来,宗门那么多惊才绝艳的人物,总会想办法把它给完善的。

但宗门偏偏缺失了关于这门功法的记载!

“这么多年来,宗门没有类似的传承?”老九问着那位老木。

“没有。”老木摇摇头,“宗门的核心传承,在开窍阶段,始终聚集在海底窍和天心窍,关于这一点,自古以来都没有变过。”

“而修习其它传承的弟子,要么资质不高,要么领悟不够,是不可能沿着这样一条路向前走的。”

“还有。”

老木沉吟着,“‘以寰宇草木,合阴阳之药’,这个‘寰宇’,里面恐怕也有点问题。”

“说来说去,是那位元宝前辈有问题。”安姓大佬道。

Tags: